当前位置:首页 » 娱乐咨询 » 正文内容

张学良晚年坦言:赵四不是我的最爱,最爱的那个女人在纽约!

      来源:天游|天游注册|天游登录|天游平台-天游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79

张学良在病逝前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所作的口述历史中,既谈了一生中在军事、政治等重大问题上的所历所闻,同时对他人生中的几位传奇女性从不讳言。他坦荡地表示:“平生无憾事,惟一爱女人。”

正所谓:“惟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!”在张学良的漫长人生中,身边的异性追求者当然不仅是于凤至和赵一荻。张学良引为至友、直至暮年仍念念不忘的还有一人,她就是 30年代的江南名媛蒋士云女士。

张学良在纽约的“女朋友”

1991年3月10日,汉卿先生身着灰色西装,头戴法兰西便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墨镜,在夫人赵一荻女士陪伴下,仪态从容、步履稳健地步入了台北桃园中正机场。他们要从这里乘坐华航飞机,前往美国探亲。这是他第三次出国了。第一次,东渡日本观操,那年他刚满二十岁,自是少年得志,意气风发;第二次是1933年,抗战失利,引咎辞职,怀着痛苦、沉重的心情前往欧洲考察。

此行何为?他向台湾当局讲的唯一理由,就是去看望子女。不过,汉公私下里曾对几位友人说过,要去纽约会朋友,会的是女朋友。这番话,宛如一块大石头投入水中,立刻激起了轩然大波。汉公在美国还有女朋友?简直是天方夜谭!莫不是又在开玩笑吧?

于是,人们进行猜测:显然不是已经解除婚约的于凤至,这位老人已于一年前去世了;那么,该是蒋夫人宋美龄吧?她可是汉公几十年的挚友啊!而且又长住纽约。不过,据知情人讲,这段时间蒋夫人恰恰不在美国……不管是谁,反正是有所爱就有怀念,有怀念、有牵挂就有期盼吧!

汉公夫妇所乘飞机在旧金山着陆以后,就被女儿、女婿接到家去了。自有一番诉不完的离绪别肠,说不尽的天伦之乐;四天过后,老两口又去了洛杉矶,数日勾留中,除了同子女欢聚,还拜扫了于凤至墓。然后,夫人留下来,汉公由孙儿、孙媳陪同前往纽约,下榻于曼哈顿花园街贝夫人的豪宅,一住就是三个月。这样,“女朋友”之谜也就揭开了。

张学良与贝夫人的前缘

贝夫人名叫蒋士云,1910年出生于江南古城苏州,由于上有一兄两姊,故称为“四小姐”。她天生丽质,聪明早慧,开始在国内学习英语,后随外交官的父亲远走欧陆,留学于法国巴黎;1927年随父回到北京,与少帅相识于外交总长顾维钧的宴席上,互相都留下了美好印象。尔后,他们又在上海重逢,赴宴、伴舞、出游,总是以英语互通情愫,谈得十分惬意。沪上名媛丰姿绰约,关东少帅倜傥风流,两人心底里深深地埋下了爱恋种子。

少帅诚邀四小姐到奉天的东北大学就读;而她碍于巴黎的法文学业尚未结束,不想半途而废,请求假以时日,少帅表示理解与支持。但阅世颇深的他,也隐约感到,这个窈窕少女如此力攻法文,心向欧陆,其发展方向必定不在国内,这与现实处境不无龃龉。在北去的列车上,他望着窗外飞扬的雪花,心中一片惘然。之后,他仍然不断收到四小姐寄自巴黎的书信,知道她心中也充满着矛盾。

1930年年末,结束了巴黎学业,蒋士云即匆匆返回上海。她实在难以割舍对少帅的一片恋情,新年一过,就兴冲冲地登车北上。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当他们在北京相见时,却发现少帅身旁,于凤至之外,还有一个女秘书,并且从少帅口中了解到这位捷足先登的赵四小姐的曲折来历。这样,尽管两人欢聚如常,却共认“鸳盟”缘分已尽,最后,惟有洒泪而别。

几个月后,蒋士云即乘意大利邮轮远赴欧洲,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。她下决心斩断情丝,把失恋的痛苦化做发愤读书的动力。一次,在罗马城意外地邂逅了一位熟人——中央银行总裁贝祖贻。他因发妻新丧,国外度假,解闷消愁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况又曾相识。悼亡、失恋,同病相怜。交谈数日,两颗孤寂的心灵终于碰撞出爱情的火花,蒋士云毅然应允了贝祖贻的求婚。

翌年春初,已经背上“不抵抗将军”的恶名、处于焦头烂额之际的少帅,听到蒋、贝结褵沪上的消息,派员专程送去贺礼,极表祝福之忱。婚后,蒋、贝长期寓居国外,鹣鲽相亲,恩爱夫妻长达半个世纪,直到1982年贝祖贻病逝于纽约。贝夫人说,贝先生和少帅有一点很相同:口才好,会讲话,有风趣,爱说笑话,爱热闹。

异域黄昏的“柏拉图”情

1980年春天,蒋士云还去台湾想见张学良,却被赵四小姐拦住了。1991年3月,张学良和赵一荻飞赴美国。这一次赵四小姐没有再拦张学良。张学良—人飞去纽约见贝太太蒋士云,并下榻其公馆,你看人家这生活。


张学良的到来,给寂寞中的蒋士云贝夫人带来了意外欢喜。安排与他当年的部下、后为解放军将军的吕正操等重要客人的会面,与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部工作人员的接触。91岁生日,坐在张学良身边的也是这位蒋四小姐而不是赵四小姐,致使外界猜测张学良与赵四小姐即将发生婚变。赵四小姐胸怀却如此豁达。能在这把年龄重叙旧情,并且制造醋意,除了张学良,还有谁能比。

张学良在纽约期间,蒋士云俨然成了他的经纪人,代为安排所有的活动。赵四小姐喜欢清静,不喜欢张学良会友,她偏偏把张学良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。91岁生日,坐在张学良身边的也是这位蒋四小姐而不是赵四小姐,致使外界一度神经兮兮地猜测张学良与赵四小姐即将发生婚变,很是热闹了一阵。


听说,张学良私下曾经说:“于凤至是最好的夫人,赵一获是最患难与共的妻子,贝太太是最可爱的女友,我的最爱在纽约。”好事的记者曾就这番话,单刀直入地求证于贝夫人:“汉公说,他的最爱在纽约,那就是您吧?”贝夫人腼腆地应对:“随他怎么说,随他怎么说。”


盛筵不再,空留憾恨


当然,要说最后的胜利者,还是赵四小姐。1991年6月下旬,赵一荻把张学良从纽约接回旧金山转道回台湾,一年后张学良夫妇飞到夏威夷定居,共度一生最后的日子。从此,蒋四小姐就没有和张学良见面的机会了,张学良甚至没有再接过她的电话。蒋士云对此抱怨说:“他在台湾的时候我还跟他通过电话,离开台湾以后就没有消息了。我打过一次,打不进去。我知道有人阻拦……”

风流少帅晃悠了一辈子的心,终于在陪了自己一辈子的女人赵四小姐那里找到了安宁。赵四小姐已是风烛残年,早期的幽禁环境十分恶劣,她患过红斑狼疮、有过骨折,由于长期抽烟,肺部还出现癌变而切除了半边肺叶,之后一直呼吸困难。她从不单独接受记者采访,也不愿讲述一生经历,她陪伴了张学良一辈子,他们早已心意相通。所以,面对和自己较了一辈子劲的蒋四小姐的喧嚣,她只淡然一笑。
88岁的她撑着沉疴之体,陪张学良过完2000年6月1日的百岁华诞。生日宴会上,两双苍老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张学良无限依恋地说:“我太太非常好,最关心我的是她!这是我的姑娘!”

2001年,赵四小姐去世一年后,张学良也与世长辞,他们合葬于夏威夷的神殿之谷。

蒋四小姐独留世间,长达一个世纪的玫瑰战争就这样落下了帷幕。


本文发布时间: 2020-12-29 由天游-天游平台登录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ptapp.cn/ylzx/2225.html

keywords:天游账户注册 天游账户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