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娱乐咨询 » 正文内容

突发 ! 彭博社:马云已被限制出境!

      来源:天游|天游注册|天游登录|天游平台-天游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84

来源:老鱼财经综合自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IT之家、金融时报、陆家嘴商业评论、京城老记等媒体


曾经是不可一世、唯我独尊。


未曾想,马云本人也好,阿里也好,处境变化得太快!


当人们把一系列突发事件联系在一起,方才明白:马云和阿里今天的际遇,很早就埋下了伏笔!


01


陆家嘴商业评论援引彭博社报道,马云已被限制出境。👇此新闻来源于一位消息灵通人士。




此外,网传调查组已进驻阿里巴巴,整个访客中心大楼清场,所有会议暂停。以下为现场图片:



台上:四部委约谈马云,一脚急刹车颠覆了一场资本盛宴;涉嫌垄断被正式立案调查。
 
台下:利益既得者轮番出动,暗流滚滚,只为抢回失去的肥肉。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来了:蚂蚁会不会卷土重来?

02

正在此时,新华社发布了这样一条短消息,依然是“字少事大”体:


【金融管理部门将于近日约谈蚂蚁集团】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银保监会、中国证监会、国家外汇管理局将于近日约谈蚂蚁集团,督促指导蚂蚁集团按照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落实金融监管、公平竞争和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等要求,规范金融业务经营与发展。

在11月,蚂蚁集团首次被约谈的消息发布,标题15个字、正文74个字,同样是极简的篇幅、字字千钧。


两相比照,会发现这可远远不止是标准版与Pro版的区别,看似熟悉的配方、熟悉的味道,实则在变化中释放出三个强烈的信号:

第一,明确监管者的定位。

从首次的“四部门”,到这次的“金融管理部门”,虽然正文出现的四个部门没有变,但是惜字如金、层层把关的新华社通稿,标题绝不是随随便便变化的。

如果说首次约谈还只是声明了四部门的协同,这次则是精准清晰地定位在了“金融管理”这一职能,明确了约谈者的“主体责任”和约谈的议题,呼应了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具体要求。

第二,流程的调整更尊重市场感受。

首次约谈,很显然,是谈完了才对外发布,消息一出,可谓石破天惊,一时间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。这次则是有条不紊、非常从容,让各方面能更容易明白这只不过是政府部门履行职责,不需要大惊小怪,更不需要杞人忧天地胡乱关联。

这也正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消息稿里明确指出的:“要加强规制,提升监管能力”,不仅要监管,还要提升“管”的技术和艺术,放大“管”的效果、减小不必要的震动。

第三,监管内容更公开透明。

首次约谈,只说“约”了蚂蚁的相关负责人,没提“谈”的是什么。

这次约谈,则指向了更具体的执行层面,至少包括了三层意思:

  • 一是明确了希望蚂蚁集团在后续发展中能够遵循的原则——“市场化、法治化”;

  • 二是明确了金融监管的目的是要能实现金融“公平竞争”、“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等”;

  • 三是明确了监管的意义在于“规范金融业务经营与发展”。

 

早在去年,人民日报就发出警告:“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,只有时代中的马云”。


评论说:


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,只有时代中的马云。只有抓住了时代机遇的个人才有可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,无论是马 云、马化腾、马斯克,还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,概莫能外。因此,盲目的崇拜很难带来成功,认清个人成功与时代的关系,找准方向并付诸行动,才是获得成功的根本。


这就等于向当事者警示,任何人都不可把自己的价值估计得超出价值本身,甚至超乎于国家之上。你不是救世主,你再有本事,也不过汪洋大海的一滴水。


然而,马云没预料到,一切变化来得这么快。这不是马云预料的结局!


03
 
可见,蚂蚁在中国上市的机会越来越渺茫。

11月23日,5只“蚂蚁战略配售基金”宣布:投资者从即日起可以“自由选择赎回”。


新闻一出,立即在蚂蚁圈中掀起轩然大波!
 
行外人可能不太了解这个分量,我来翻译一下。
 
“蚂蚁战配基金”是阿里和基金公司专门为蚂蚁上市打造的理财产品。今年9月,在马云和支付宝背书下,1300多万投资者蜂拥过来,将600亿基金抢购一空。
 
这种盛况空前绝后,以至于即使蚂蚁上市被叫停,基金公司仍然放话:钱已收到,恕不退款。
 
现在,基金公司主动清退600亿投资,将已经吃到嘴的肥肉吐了出来。
 
事出反常必有妖,唯一的解释就是蚂蚁不可能在A股继续上市了。
 
我这么说绝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
就在几天前,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公开表示:证监会重申坚守科创板定位,蚂蚁集团不可能在中国上市了。

04
 
定价两万亿的蚂蚁金服,号称史上最强IPO,从它宣布上市开始,就一直是创投圈、金融圈、吃瓜圈的焦点。
 
马云在外滩峰会炮轰监管层后,证监会当即叫停蚂蚁上市,当时对外口径是“暂缓6个月”。
 
然而从目前形势来看,暂缓只是客气话,没说的那部分才是关键。
 
首先,政策收紧
 
马云炮轰监管层后,央行与银保监会联手放了一个大招,重磅发布《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


这份监管新规几乎为花呗、借呗量身定制了一个紧箍咒。


比如新规第三章十五条规定:在单笔联合贷款中,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%。
 
这是什么意思?

我来翻译一下:
 
蚂蚁现在放贷的钱绝大部分都是银行的,它自己的资本金只占2%,所以才能够通过360亿表内贷款驱动1.8万亿联合贷款。


如果将蚂蚁出资比例提高到30%,意味着同样驱动1.8万亿联合贷款,至少需要5400亿元表内贷款。

这是个什么概念?
 
阿里集团去年净利润900多亿,这相当于阿里要把5年利润全部拿出来。
 
这还不是最重要的。
 
新规出来前,阿里2块钱杠杆,可以赚16块,收益率高达800%.
 
新规出来后,蚂蚁要承担30元本金,收益还是16元,收益率足足低了15倍多!
 
这意味着蚂蚁躺着收钱的日子一去不返,这才是最致命的!
 
仅仅是这条新规,就将蚂蚁的赚钱空间缩小了15倍,这就会直接触发资本市场另一重反应。
 
其次,上市之路已被封死
 
蚂蚁脱去“科技”外包装,露出“金融”真面目,估值就会断崖式下跌。
 
我们以招商银行做对比:
 
招行市净率1.83,蚂蚁每股净资产9元,对应股价就是16.47元。

这相当于在发行价68.8元的基础上打了个两折,蚂蚁对应市值也就从2.1万亿变成了4000多亿。
 
我们上面说过,蚂蚁拿不出5000多亿出来做资本金,那么它的放贷规模就会大幅度缩水,营收和利润都会腰斩。
 
如果继续上市,蚂蚁的估值很有可能从2.1万亿跳水到两千亿。
 
马云不会干、蚂蚁金服不会干、蚂蚁背后的投资人也不会干。
 
最后,舆论危机
 
马云一炮将原本没那么大影响力的外滩会议推向了风口浪尖,更令他始料不及的是,蚂蚁金服的内幕操作被扒了个底朝天。
 
很多人开始质疑:蚂蚁将收益尽归自己,风险却抛给社会?

在这种质疑下,无论它什么时候上市,都会引爆最大的舆论危机。
 
05
 
我们上面说过,台上四部委终止了一场资本盛宴,台下利益既得者暗流滚滚,只为抢回失去的肥肉。
 
那么,国家出手,到底动了谁的蛋糕?
 
第一,蚂蚁员工
 
10月底,蚂蚁公布IPO定价之后,有媒体算了一笔账:按照68.8元的发行价计算,蚂蚁集团员工分红高达1377亿元。按照蚂蚁员工数量16660人计算,平均每个员工可以分到830万人民币。
 
也就是说,蚂蚁人均可以在杭州全款买一套200多平米的豪宅。
 
不过这一切都随着蚂蚁被叫停化为了泡影。

 
第二,地产公司
 
自从蚂蚁上市的消息一出来,杭州楼市立即闻风而动。今年9月,蚂蚁确定总部落地之江,之江马上成为了杭州最受瞩目的地块。
 
数据显示,之江10月份二手房环比9月上涨了12%,位置稍好一点的房子奔着六七万涨上去了。
 
中介高呼:“一夜上涨80万,再不买又没了!”
 
蚂蚁被叫停后,杭州之江的房子如遭一盆冷水。
 
16000多蚂蚁员工失去一夜暴富的机会,市场没了,高位接盘的炒房客被迫连夜取消意向金。
 
第三,马云的朋友圈


蚂蚁金服的上市一定程度上是马云的造富游戏。
 
那些出现在蚂蚁股东名单里的人,大多都与马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:


胡元满,是马云最早的投资人胡祖六的妹妹;
 
魏启颖,是著名演员赵薇的妈妈,持股市值5亿;
 
苗圃,著名演员,持股市值7亿6000万;
 
云锋旗下多支基金合伙人,通过种种隐秘的关联指向了李连杰的老婆利智;
 
……
 
大佬名流们并不直接参与投资蚂蚁,却以亲戚代持的方式“隐姓埋名”。
 
蚂蚁被叫停后,这群利益既得者无疑是当头一棒。


金融背后,实际就是亿万民众的钱袋子,金融机构把这些钱通过牌照汇集到一处,从中收取利息或者股权增值收益,再把一部分收益分配各资金所有者。
 
这就决定了监管机构必须要把风险防控放在第一位,而不是照顾这条利益链上的少数个体。

此次事件传递的信号已经很明确,那就是创新最好用在社会最需要的领域,比如芯片、光刻机、操作系统等等。那些盯着老百姓钱袋子的金融创新,或许还是少一点为好。

结尾语

正如人民日报所评论:


伟大的企业家需要伟大的时代,伟大的时代缔造伟大的企业家。每一个时代的企业家,都有着自己的时代注脚,有着自己的时代使命。


当下的中国正在继续改进各项制度,打造更好的基础设施,为创新创业创造更多便利。


只要企业家们能够认清这个时代,积极拥抱机遇,抓住当下的机遇,未来的中国一定能够诞生更多的伟大企业和企业家。


本文发布时间: 2020-12-31 由天游-天游平台登录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ptapp.cn/ylzx/2362.html

keywords:天游账户注册 天游账户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