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娱乐咨询 » 正文内容

江歌妈妈被死亡威胁,留下遗言:凶手就是他!

      来源:天游|天游注册|天游登录|天游平台-天游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8

江歌遇害第6年,江歌妈妈就苦了6年。

就在前几天,因遭到生命威胁,可能性命不保,她提前写下了遗言。

 

6年来,一个受害者的妈妈,遭受了数不清的污蔑、攻击、诽谤,如今还要面对恶意恐吓,甚至人身威胁。

江歌妈妈被死亡威胁了!

 

任谁也无法料到,居然有人凶残至此,胆敢在二审后还扬言对其下手。

 

而看完江歌妈妈公开的聊天记录,先生更是胆寒:

 

摸查住址、记录生活规律,这不就是预谋犯罪!

 

 

就连旁人劝导不要意气用事,他也没有丝毫反省,更是直接扬言要“剁了”江母。

 

如此目无王法,简直丧心病狂!

 

这般恶毒言论,先生一个局外人都看得浑身发冷,江歌妈妈又该有多恐惧?

 

要知道,现在的她身边无一人可以依靠,反而还有一个88岁的老母需要赡养,倘若真出事,都没人为她撑腰!

 

面对这般网络暴行,她只能在全平台公开自己的遗书,字字泣血、句句诛心:

 

“虽因爱女江歌被害,以及遭受网络暴力伤害而重度抑郁,但绝不会自杀。”

 

“我若离奇死亡或者重伤不省人事,必是遭人杀害!”

 

 

爱女遇害本已是沉重的一击,那些网络暴力,又将她的心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

今日尚只是预谋,假以时日岂不是要在讣告里才能见到江歌妈妈?

 

更可怕的是,这场暴力早已持续许久......

 

这份死亡威胁看似只是一次“口嗨”。

 

实则不然,为达到目的,他们从未停止抹黑江母。

 

连发声都空前一致:不管刘鑫是不是恶人,难道你江秋莲就没错吗?

 

口口声声说不为刘鑫洗白,却闭口不谈她对江歌妈妈的挑衅,还将其的理亏,美化成不愿下场参与舆论。

 

见网友不买账,他们便人身攻击,甚至还造黄谣!

 

被前夫家暴,却被说性格有问题,就连一审判决中清清白白的“独生女儿”江歌,都被莫名其妙安排了个“弟弟”,还是“非婚生”

 

他们甚至欺负江歌无法开口,仅凭刘鑫一人之词,一口咬定她是同性恋。

 

更叫人气愤的是,这些人之中不乏有才之辈,可惜却无德!

 

写文章、画漫画、剪视频......穷尽其所能去丑化江歌妈妈,美化刘鑫。

 

他们肆意攻击江母,为的正是替刘鑫洗白!

 

在他们心目中,刘鑫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,“不谙世事”的小女生,虽有不当,却无过错。

 

可刘鑫又哪里值得同情?

 

她一次次挑战着江歌妈妈的底线,还一度让案件由无差别伤人转为情杀。

 

这两者的社会影响力可大不相同,判刑标准更是天差地别!

 

但凡她的支持者了解过案件细节,又怎会站在刘鑫那一边?

 

刘鑫千不该万不该,不仅拿江歌当挡箭牌还死不悔改,挑战公俗道德!

 

若不是她的所作所为,江歌又怎会遭此一劫?

 

而江歌妈妈所求,不过是慰藉她女儿的在天之灵。

 

正如她所说,江秋莲早已跟着江歌一同死去,如今支撑这居躯体的,唯有复仇!

 

 

她要的,只是法律道德所允许的范围内,给江歌一个说法,死磕到底,仅此而已。

 

而所有为起诉刘鑫的开销,有发票记录的就足有120万元!

 

更不提这些年来江歌妈妈为了打官司在两国之间奔波,花费更是成倍增长。

 

如此庞大的支出,钱从哪来?

 

为了不耽误诉讼的办理,也是为了达成女儿的心愿,她经营起女儿的网店,也会酌情带货。

 

殊不知,这却成为了键盘侠口中的“把柄”。

 

他们拿着一张网店的订单截图四处造谣,称江歌妈妈光运费就要100。

 

可那段时间正是疫情最严重的封控时期,设置一百正是为了劝退那些消费者。

 

 

为了保护大家不被骗,江歌妈妈还试图将网店“左岸之家”注册成商标。

 

却被别有用心者称这是“申请江歌网名关联商标”,为的就是让人们误以为江歌妈妈申请的商标是已故女儿的名字!

 

他们见不得江歌妈妈的好,开通网店,他们冷嘲热讽;官司赢了,他们大喊黑幕;公布善款,也要揪着不放。

 

他们只记得江母的偏执,却选择性的遗忘了刘鑫对案件调查的不作为、对江母和道德底线的挑衅、吃蘸着鲜血的馒头。

 

因为你过得比我好,所以你有罪;因为我不如你优秀,所以我要毁灭你。

 

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 

前两天,孙海洋一案的量刑建议刷爆网络。

 

整整十四年的找寻,换来的只是对方五年的牢狱之灾,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量刑太轻。

 

然而当孙海洋提出自己要上诉,索赔500万时,有些人却瞬间变了一幅面孔。

 

有骂他财迷的,有说他白嫖的,更有甚者说他这是“卖”儿子!

 

 

且不说这十四年来孙海洋耗费的心力,光是在找孩子路上的花费就不止500万!

 

就这样仍有人对其的索赔不满,更别提江歌妈妈。

 

在这些人眼里她“只是死了女儿”,可却不仅有捐款拿,还能开网店,收获70w的赔偿款。

 

说到底,他们用对圣人的要求去约束江母,用对自己的要求去约束刘鑫!

 

他们的所作所为,只有螃蟹效应能解释一二:

 

但凡有一只爬上去,下面的无数只,都会拼命把它拉下来。

 

诸如作家陈某之流,他们从始至终都躲在网络背后,试图揪出江歌妈妈的纰漏,不将她拉下泥潭誓不罢休。

 

但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。

 

就像江歌妈妈曾说过的那样能刑事绝不民事,上一个造谣者已经被判了一年,而等待这些人也只有一种下场!

本文发布时间: 2022-06-29 由天游-天游平台登录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ptapp.cn/ylzx/3283.html

keywords:天游账户注册 天游账户注册